平凡的生日,典型的一天

今天是我的31岁生日,不知不觉,31个年头了。把今天记录一下,算是我的求学生涯的典型一天。

7:00 AM,被楼下的双层大巴给吵醒,看了一下时间,继续睡觉。

9:00 AM,正式起床,打开iPad,看到iPad上的提醒,Zongjian He’s Birthday,我还吓一跳,知道生日临近,但是不知道是今天。前几天赶Paper有点头昏了。

9:30 AM,正式出门去学校,难得生日,就吃个早饭吧。在食堂点了份粥跟肠粉,还有热咖啡,17.5 HKD。

10:00 AM,到Office,看邮件。同济的在职硕士生论文审核的一些破事,还是得管,回邮件。

10:30 AM,开始想Research Problem,电脑合上 …

more ...

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一个好的research项目,一篇好的paper,首先要well justify你的研究的motivation。如果动机不充分,或者动机不纯,那即使你的solution跟results吹上天,欣赏的人估计也不会很多。现在很多人选择做research,无论是读研究生,还是在高校或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都算选择做research的道路。但是有没有仔细想过,做研究这件事情本身,它的motivation是什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之所以想到围绕这个写点东西,第一是这一年多来的确有些感触,第二是这几天科学网上的一篇博文,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也想有感而发写两句。科学网上原博客地址如下:

“昨夜无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632151.html

就从原文说起吧,大意就是一个做研究很好的苗子,毕业后打算放弃研究到中学去教书。当然原文没有说明这么选择的原因,从网友的讨论中可以得知,很大可能性是生活所迫,北京中学老师的收入还是不错的。有些人把问题归罪于浮躁的社会,有些人把问题归罪于当事人的短视,等等等等。个人而言,我是支持文中这哥们的,至少他对自己想要什么很明确,也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可以达到目的,当发现做research不能实现他的目的的时候,可以毅然放弃。单凭这一点,就是难能可贵的。总好的过一些同学,问问自己将来喜欢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什么不知道 …

more ...

真假学分制

  • "" category: 工作和学习
    tags: phd , PolyU , 同济 , 教育

话说09年10年的时候我在到处找地方读PhD,鉴于软件学院跟瑞典Uppsala大学的良好合作关系,我半公半私去”考察”一趟乌普萨拉,看看那边有啥PhD的机会可以读。后来当然没在那读,两个原因,第一,那地方太憋屈了。号称瑞典第四大城市,结果整个市区面积跟同济嘉定校区差不多大,半个小时就兜一圈。路上几乎没人,跟刚刚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号称还有极夜极昼。而且最高的建筑是教堂,一看就知道这典型就是自维京人时代经济就没怎么发展过,看新加坡,最高建筑是银行,看香港,最高的建筑是写字楼ICC,看大陆,最高的建筑中国移动,党委办公楼。在那种地方呆四年,不憋出毛病来才怪。第二,后来他们给了我个计算机教育的PhD Offer,他们这教育体制也怪,计算机教育专业居然挂在计算机系下面。我怕就算能读出来,回国之后校领导一看,学教育的,搞啥软件啊,调到文法学院去工作吧,对口,我就杯具了。所以作罢。

教育学博士虽然没读成,但是不妨碍我对国内外教育体制进行体会、观察 …

more ...

衣带渐宽,面壁功深,觉悟觉醒

  • "" category: 工作和学习
    tags: PolyU , 教育

今天出门之前,又默默的把腰带剪短了几厘米,再不剪要掉裤子了。一年多了,不记得是第几次剪腰带了。去年带过来的很多裤子都压箱底了,穿上之后成卓别林了。衣带渐宽,悔么?其实有点。第一悔的是出来晚了,第二是愧对家人。

来到PolyU的图书馆。这图书馆最大的不好是冷,冬天冻个半死,夏天冻个全死。香港背靠大亚湾核电站,好像电不要钱的样子,建筑物内常年空调开冷风20度。冬天跟室外温度还算差不多,夏天穿着裤衩背心到图书馆里面呆上一个下午,整个人就冻僵了。刚到香港的时候在房间开会,开了三个小时冻得实在受不了了,跑到外面站在太阳底下曝晒10分钟才解冻,终于明白为啥国内政治课喜欢说资本主义冷酷,那是果不其然啊。我最喜欢这图书馆的一点是座位的布置。每个位子都是小格子,三面都是墙壁,留一面让你把脑袋钻到这个小格子里,很容易心无旁骛的想问题。管它对面坐的是个美女还是猥琐男,反正你看不到。面壁还是有点用的。

在这边一年多时间,一直想系统的写点关于做研究的体会或者感想。想系统的写谈何容易,可能等到我退休的时候也很难写的系统,所以还是想到哪里写到那里算了,至少还能留下点东西,省的时间长了忘了。

从哪说起呢,前几天看了一篇王垠童鞋写的文章,叫 …

more ...

开博十年记

  • "" category: 未分类

今天无意中翻到博客的最后一页,发现第一篇博客写于2002年9月1日。离今天刚好10年整。

十年来博客换了三个,从blogcn,到blogbus,到现在自己买空间搭建的wordpress。好在几次搬家,数据基本上没怎么丢。可惜wordpress没有字数统计功能,挺想知道这十年到底写了多少字。10年总共长长短短写了284篇文章。大概平均半个月一篇。

十年前的我,还是个刚刚从同济大学会计系转到软件学院的大三学生,第一篇博客跟很多软院童鞋一样,也是在喊累。现在想想,在大学里面累点是好事。大学里面过惯了easy mode,到社会上突然上升到hard mode就惨了。

回头看看,博客也算记录了我这十年风风雨雨。简单回顾一下:

02年在软院忙碌学习的一年。

03年在微软实习的一年。

04年第一次当助教,本科毕业,认识了现在的妻子。

05年第一年读研,轻松的学校生活。

06年在张江导师的公司里实习写代码,还要抽空跑回软院上课,地狱模式张江男。

07年硕士毕业,留校参加工作,开心的航天项目。

08年成家,去甘肃支教。开始踏出国门,去了新加坡,美国跟加拿大。

09年得子,初为人父的幸福生活。

10年失落的一年,险些在舒服的工作环境中迷失自己 …

more ...

Problem Formulation

  • "22.304584" geo_longitude:
  • "114.185295" geo_public:
  • "1" category: 工作和学习
    tags: 教育

读博士一年了,其中一个收获是学会了如何用严谨、科学、无歧义的形式化语言去描述一个问题,包括这个问题给定什么,假设什么,要干什么,以及有什么限制条件等,我们管这个过程叫Problem Formulation。只有把一个问题formulate出来之后,才去评估、解决这个问题。这文章不谈学术问题的formulation,否则就没人看了,正所谓曲高和寡,一篇Paper能被引个几百次就相当牛了,被引个几千次就是神文了,谷歌在OSDI上发表的关于MapReduce的神文也不过引了几千次。这篇文章我们来Formulate国内高等教育的问题。

自从07年毕业到高校工作,到去年出来读书为止,不知不觉也是四个年头了。期间发现了很多很多国内教育上的问题,比如老师不认真上课啦,学生不好好做研究啦,行政部门态度恶劣啦等等。但是从来没想过说去探讨解决办法,当然,探讨解决办法也不是咱应该管的事情,是教育部部长应该管的事情。今年这个夏天,我被“交换”回同济当交换生,跟一些同学聊到现在国内教育的一些问题,也从学生的角度知道了一些问题的原因,突然萌生想法,找找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

more ...

学术圈的那点事

今天花了一点时间,终于把这半年来我了解到的关于学术圈的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整理了一下。形成了下面一张图,点小图看大图:

Fig 1.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

当然,仅限个人理解,不一定对。为了跟企业界隔离,暂时没有包含Industry的元素,也不包含“中国特色”部分。

如果有错,欢迎各位留言批评指正。

PS:由于关系太错综复杂,用Visio的自动排版,试验了各种排列组合排版布局我都不满意,大家就对付着看吧。

more ...

R.I.P, Windows CE

  • "" category: 嵌入式

RIP

想到要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沉重的。毕竟自己曾经在这个平台上付出了很多精力与汗水。可以说见证Windows CE的成长,CE也见证了我的成长。但是现在,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严格来想,第一次见到Windows CE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见到世嘉的Dreamcast游戏机。Windows CE 2.x,当然,Windows CE在DC而言,很好的扮演了嵌入式操作系统的角色,退居幕后。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DC原来是用的CE的操作系统。

第一次接触Windows CE开发是2002年,Windows CE 3.0,学院网站服务器上万老师放了一个文件夹,是他以前在企业里面做CE驱动的时候留下的一些资料。我闲着无事就在学院服务器里面乱翻,找到了这个东西,知道了还有CE这么个系统。到微软网站上下载了CE的开发工具跟SDK,把自己写的windows程序没怎么费力气就编译运行在了CE上,当时的感觉是跟Windows这不是一样么。

对Windows CE的深入理解开始自2004年,我本科将要毕业的时候,参与了汽车学院的一个项目,负责CE的系统定制跟做一个车载平台。这个项目让我第一次接触了OS层面的开发。也使我对CE的架构跟底层有了深入的了解,也是这个项目,把我带上了嵌入式开发的道路。

读研的时候比较无聊,阅读了很多CE的资料跟源代码,甚至花了一年写了第一本Windows …

more ...

iOS开发的感觉

  • "" category: 未分类
    tags: iPhone

这个学期选了我导师的Mobile Computing课程,课上给我们讲iPhone Programming。不过这边讲技术跟国内路子不一样,不会为讲技术而讲技术,都是让助教做tutorial,一共就三次动手实验,然后大量时间都得自学。我还在思考国内高校这种灌输式的教j2ee,教Windows编程是不是可取。

到现在已经做了两次动手实验了,第一次写了个hello world,第二次写了个计算器。也算是入门了。到了我这个岁数的人,对多掌握几个API,多使用几个控件已经没啥兴趣了。此外还肩负着把人类知识体系往前推进一点点的research重担,也没时间学习这个,反正以后也不可能成为iOS程序员。倒是对Objective C这个语言,还有苹果的这套开发平台比较感兴趣,想穷根究底的看看这个平台到底是咋回事。于是做了一番研究,再加上自己的感觉,自己对谷歌跟微软的开发平台还算了解,就顺便跟谷歌跟微软提供的平台的对比。报告如下,当然不一定对,还是一家之言,不展开,点到为止。

一直觉得学习iOS开发门槛还是有一些的,语言,框架,跟IDE都是肥猪流,毕竟以前国内的MAC开发者数量接近于0。所以就从三个方面说起吧。

Section 1: 语言

谷歌跟微软在移动平台上的开发语言战略倒是类似,一个是C …

more ...

转贴:《七年之痒》

  • "" category: 工作和学习

我基本上不转贴,开博7,8年,只转过一篇文章。今天在网上闲逛,看到一篇同为同济的同事写的帖子,感同身受,转一下。

同为一个学校,同为工科的人,套用今天刚学到的一个句型,工科的人优点就是实在,缺点是太实在了。在这哥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无论什么样的种子,种到这样的泥土里,只能开出这样的花,结出这样的果,这就是体制。

看一个原本丝毫没有受到体制污染的海归学者,是怎么样一步步被“逼良为娼”的。

接下来,请欣赏——————–

《七年之痒》

http://aimit.blog.edu.cn/2011/710144.html

原文在科学网上,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14814&do=blog&id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