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Windows CE

  • "" category: 嵌入式

RIP

想到要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沉重的。毕竟自己曾经在这个平台上付出了很多精力与汗水。可以说见证Windows CE的成长,CE也见证了我的成长。但是现在,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严格来想,第一次见到Windows CE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见到世嘉的Dreamcast游戏机。Windows CE 2.x,当然,Windows CE在DC而言,很好的扮演了嵌入式操作系统的角色,退居幕后。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DC原来是用的CE的操作系统。

第一次接触Windows CE开发是2002年,Windows CE 3.0,学院网站服务器上万老师放了一个文件夹,是他以前在企业里面做CE驱动的时候留下的一些资料。我闲着无事就在学院服务器里面乱翻,找到了这个东西,知道了还有CE这么个系统。到微软网站上下载了CE的开发工具跟SDK,把自己写的windows程序没怎么费力气就编译运行在了CE上,当时的感觉是跟Windows这不是一样么。

对Windows CE的深入理解开始自2004年,我本科将要毕业的时候,参与了汽车学院的一个项目,负责CE的系统定制跟做一个车载平台。这个项目让我第一次接触了OS层面的开发。也使我对CE的架构跟底层有了深入的了解,也是这个项目,把我带上了嵌入式开发的道路。

读研的时候比较无聊,阅读了很多CE的资料跟源代码,甚至花了一年写了第一本Windows …

more ...

iOS开发的感觉

  • "" category: 未分类
    tags: iPhone

这个学期选了我导师的Mobile Computing课程,课上给我们讲iPhone Programming。不过这边讲技术跟国内路子不一样,不会为讲技术而讲技术,都是让助教做tutorial,一共就三次动手实验,然后大量时间都得自学。我还在思考国内高校这种灌输式的教j2ee,教Windows编程是不是可取。

到现在已经做了两次动手实验了,第一次写了个hello world,第二次写了个计算器。也算是入门了。到了我这个岁数的人,对多掌握几个API,多使用几个控件已经没啥兴趣了。此外还肩负着把人类知识体系往前推进一点点的research重担,也没时间学习这个,反正以后也不可能成为iOS程序员。倒是对Objective C这个语言,还有苹果的这套开发平台比较感兴趣,想穷根究底的看看这个平台到底是咋回事。于是做了一番研究,再加上自己的感觉,自己对谷歌跟微软的开发平台还算了解,就顺便跟谷歌跟微软提供的平台的对比。报告如下,当然不一定对,还是一家之言,不展开,点到为止。

一直觉得学习iOS开发门槛还是有一些的,语言,框架,跟IDE都是肥猪流,毕竟以前国内的MAC开发者数量接近于0。所以就从三个方面说起吧。

Section 1: 语言

谷歌跟微软在移动平台上的开发语言战略倒是类似,一个是C …

more ...

转贴:《七年之痒》

  • "" category: 工作和学习

我基本上不转贴,开博7,8年,只转过一篇文章。今天在网上闲逛,看到一篇同为同济的同事写的帖子,感同身受,转一下。

同为一个学校,同为工科的人,套用今天刚学到的一个句型,工科的人优点就是实在,缺点是太实在了。在这哥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无论什么样的种子,种到这样的泥土里,只能开出这样的花,结出这样的果,这就是体制。

看一个原本丝毫没有受到体制污染的海归学者,是怎么样一步步被“逼良为娼”的。

接下来,请欣赏——————–

《七年之痒》

http://aimit.blog.edu.cn/2011/710144.html

原文在科学网上,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14814&do=blog&id …

more ...

题外篇之“一键n招”

  • "" slider_hidetitle:
  • 'off' category: 嵌入式

前面的Android, iPhone跟WP7对比文章里,目前为止,看来最大的争议就是一行代码弹框的问题了。写下这个论断之前,我就料到会有人反对,想来想去,还是把它说出来,看来有必要再详细解释一下我的观点,当然,依然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大家都记得我们小时候到街机房里面玩格斗游戏,《街霸》,《拳皇》,《真侍魂》。这些游戏中,最牛,最厉害的“大招”,都是最难“搓”出来的。我记得真侍魂里面霸王丸的天霸封神斩全中的话,可以砍掉对手70%的血。大家还记得天霸封神斩怎么搓么?是↘←↙↓↘→←↓↙+bc。能够熟练发出天霸封神斩的人,当年在我们眼里那都是绝世高手。

后来技术进步了,有了Nebula这样的模拟器,而且模拟器还支持联机对战。模拟器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宏,可以把复杂的指令事先编一个宏,然后按一个按钮,就相当于输入了那一堆复杂的指令。这个功能太强大了,只要按一个按钮,就可以发出传说中的秘奥义招式了。像我这样的在街机厅里面从来就没有搓出来天霸封神斩的人,在家里面电脑前可以随意发大招了。太爽了!

插图:有了一键出天霸封神斩 …

more ...

iPhone vs Android vs Windows Phone(续)

  • "" slider_hidetitle:
  • 'off' category: 未分类

杯具啊!!这部分本来都写完了,不小心按了backspace,退到以前的页面去了,东西都木有了,欲哭无泪啊,我还是应该在word里面写完再贴上来。这一部分稍显简略,因为我不想再打一遍,就一切从简了,精彩程度肯定要打折扣了。

体验篇

用户体验这个词虽然不是新东西,但是是智能手机让这个词前所未有的受到了重视。连软件学院都要开设人机交互技术课程了。去年我在PolyU选了《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这门课,授课老师对iPhone也是赞不绝口,说iPhone符合HCI中的几大定律。当然,理论是灰色的,如果让大家上课的时候算熵,算概率,又有一些人要苦逼了。

单单说用户体验,我把这一票投给iPhone。是iPhone让大家看到了手机“本来”应该如何。以前微软做Windows Mobile …

more ...

iPhone vs Android vs Windows Phone

昨天4500入手了谷歌的三儿子,Galaxy Nexus。用了一天,感觉畅快淋漓。昨天在微薄上发了一条消息,说终于不用忍受WP7了,激起了一些小讨论,可能有WP7的爱好者吧。那就详细的说一下我的看法吧。也算是一个在Mobile Computing的Research和Development领域摸爬滚打了将近10年的人的一家之言。本来文章的题目叫“我为什么要换安卓”,后来想干脆要玩就玩大的,把几个平台都评头论足一番。

那天在小米网站上看到有个展示手机的功能,就花了点时间做了一个图,如下(点小图看大图)。

十多年,用了这么多部手机,除了第一步Motorola的手机是所谓的feature phone之外,其它的都可以算是smartphone。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Windows CE。当然,这跟我当了4年的微软Windows CE的MVP有关系。我的Mobile Computing之路也是从Windows CE开始的。当然,这几年对Android玩得多一些。至于Research领域么,不在手机,就在此不表了。

做预测什么的很容易,每个人都可以号称自己是xx专家或者砖家。至于预测准不准就是另一回事了。4年前的2008年,我也写过一篇类似的文章,地址如下:

iphone V.S. Windows Mobile V …

more ...

剽窃plagiarism

本学期《研究伦理》课程即将结束,要交两个作业,一个是独立写一篇论文,一个是团队项目。今天上午团队小组最后一次会议,闹出一些不愉快的“国际纠纷”,因此想到了写这篇文章。

事情是这样的,小组作业要8个人一组,做一个小booklet,我们的topics是做一本关于山寨文化的册子,介绍山寨的起源、定义,犯了啥伦理错误等。最终的结果如下图:

本来是我们8个人分工,意大利的Riccardo同学是组长,带了5个大陆人,2个香港人一起做册子。我们7个中国人分三组,每组都做不同的部分。我负责找案例,找了一些山寨建筑(山寨白宫)、山寨动画片(高铁侠)、山寨软件(facebook)、山寨日用品(KFG,周住 洗衣粉)等,不要说我是汉奸卖国贼,这些在祖国的确存在。问题有俩:

一个大陆来的小姑娘,本来负责Introduction,但是她关于Introduction的内容啥都没做,从网上copy了两段文字,给Riccardo发过去了,估计是在国内这事干惯了,到香港刹不住车了。让意大利童鞋很为难。虽然我们都知道意大利就是欧洲的中国,随地吐痰,不排队也是家常便饭 …

more ...

年终总结报告(二)

今天实验室的师兄们去西贡旅游去了。又剩下我一个人。现在想想来香港半年都没出去逛过,一半原因是因为我勤劳,一半原因是因为我懒,他们七点就跑了,我还想周末补觉。接着写。

先写补遗

上一篇没有写本科的教学,因为我不熟悉,其实仔细想想,还是略知一二的。就把知道的写写吧。香港这边的本科以前是三年,从明年开始改成四年毕业。据说因为课程增加了一些政治课,然后就有人抗议,说要洗脑。就按三年的写吧。其实Syllabi网上都可以找到,在这里.Level 5的是给硕博上的,剩下的是本科课程。

http://www.comp.polyu.edu.hk/en/taught_courses/syllabus/index.php

跟国内第一个不一样是课程灵活。所谓灵活是随时可以加减课程,只要系里面的Program Leader同意,学术委员会再过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报送学校领导批准。国内软件学院的课程曾经也是非常灵活的,不过那是在学院刚成立的前三年,那个时候我们的课表也不需要进选课系统,也可以随时按照需要增减课程。但是后来学校就觉得软件学院在找麻烦,要我们调整课程要上报培养计划,进选课系统,便于校领导管理 …

more ...

年终总结报告

不知不觉,掐指算来,来香港学习已经马上就要半年整了,经过今天一天的奋斗,把计算机网络的Report写完了了。本学期差不多也就告一段落了。一直想写一点东西,把再国内高校的情况跟在香港学校的所见所闻对比一下。但是始终觉得可能时间不够长,写出来的东西不够客观。现在年终了,又收到了国内邮件发过来的年终考核说明,要写总结报告,虽然大家知道都是在扯蛋,但是也都要写。我也写一点东西吧。这个就当年终总结报告吧。当然,肯定不会把这篇文章交给我党,就像很多企业都有公私两套账本一样,我的年终总结么也要有两套,给我D的当然是他们喜欢看的,“在xxx思想的指导下,在xx的领导下,我们的教学事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进步……”,这个么,就当私的。只给自己跟博友看。

做Research都要讲究个Motivation,写这篇东西当然也有个Motivation。我的Motivation不是想暴露国内,或者说同济教育的弊病,不是想抨击我党领导下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只是把两者的不同对比一下,不包含任何感情色彩,哪个好,哪个坏自己去分析去判断。我个人的感情色彩么,当然是要揭批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回忆美好的祖国温暖大家庭的校园生活,以显示共产党员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高尚品质。好,开始了。为了不至于让我思维太发散,我基本按照同济官网的组织结构来写了。

学校简介:

香港理工大学在香港只能算二流学校,但是工科比较强劲,全球排名还是把同济甩开不少。学校里面经常看到的一句话是Where …

more ...

我在哪里

任何一个新名词都不会是凭空跳出来的。就像现在忽悠的响的cloud computing,前几年还叫过grid computing, 还叫过parallel computing,还叫做….。

我在PolyU主要的研究工作么,也可以套用国内现在烂俗的流行牛叉头衔,叫做“车联网”,这个东西还号称是更加烂俗的"物联网"的重要一环。

来PolyU两个月,基本上都在看文献,整理思路,调整状态。也承认自己以前的确落下太多了。读研三年,工作三年,基本上与research是隔绝的。参与、甚至主持的项目倒不少,但是只能叫项目,不能叫科研项目(因为没什么research issue。或许国内科研关注的就是项目吧,只要有钱拿,管你有木有research issue),顶多叫高级码农吧。

今天晚上吃完饭,花了点时间,吧这段时间看文献看到的一些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至少把一些名词整理了一下。画了一张图,大概能说明我的工作在哪里。当然不一定对,毕竟是刚开始,这个算V1,以后出修正版。如下图,点小图看大图。(有版权哦,谁想拿这张图去忽悠人或者写paper先跟我说一声哦。)

我的工作呢,大概就在蓝色的方框里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