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买卖也是一个产业

今天评审学生的留沪加分材料,发现学生们申请专利比老师还踊跃,一开始还赞叹了一下我国优越的社会制度下学生的创造力被无限激发,祖国前程一片大好。结果看了半天发现不对,怎么“一种小麦种植中人工肥料施肥新方法”这种专利都出来了?难道软件学院的同学也要本科毕业之后去“大学生掏大粪”?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个是落户需要,在谷歌上搜索了一下,发现如下材料。转自某狐穷根究底栏目:

———————-分–隔–线—————

“提供专利挂名,为毕业生落户上海办理专利加分。”2月10日,一则“办理专利,落户上海加分”的帖子引起记者注意,发帖人称,能代理专利申请、提供专利挂名、为毕业生落户上海专利加分,并承诺3天左右拿到发明专利受理通知书,“只要拿到受理通知书,落户就可以加1分了。价格为600元。”

———————–分—隔—线——————–

原来这个也成了一个衍生出来的产业了,嗯,这个政策亚克西。

后续报道:

由于有近10名同学购买专利加分,尤其是”小麦浇大便”专利和“某cheng人用品”专利,在软件学院内已经引起未购买专利的同学的公愤。学院已经计划在今后各类加分政策中全面取消专利加分了。又一次中国特色的“一刀切 …

more ...

雅思,雅思

好久没有在blog上冒泡了,原因么,当然很多,主要一条,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准备雅思考试,工作3年整了,也该准备继续进修了,所以过了年一直在准备雅思考试,昨天刚刚考完,分数未知,也写啥吧。

过了年初三就参加了新东方的冲刺班,大年初三上到大年十三,中间不停。一共交了1400大洋。结果上了半天才发现,貌似报的班太naive了一点。可能现在雅思考试真的低龄化了吧,一个班60个人,n个高中生,n个大一大二的,我是班里的老头子了。而老师讲的东西也太幼稚了些,并且其中插了很多所谓的忽悠型段子,对俺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似乎就不太合适了。作文改错课讲的东西也是中小学生英语作文常犯错误,对俺来说几乎没帮助。或许报一个争7争8等高级一点的班更好一点?

接下来就是准备了,资料当然就是剑桥雅思3-7。后来发现,半个月的时间,的确有点短,尤其是对我这种已经工作,还有宝宝了的人,白天上班,只有晚上能做题。发现剑桥的这些套题做完都比较困难。做题其实就是个找技巧的过程,老外还是比较直来直去的,找到技巧,题目比较好对付。口语基本没准备,就是靠以前的老底了。写作基本上保持每天一篇。半个月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剑桥资料基本上作了2/3的样子,计时练习很重要 …

more ...

奇闻:优盘插入费一圆

这几天在河南南阳上课,明天要考试了,所以要打印试卷。今天发现楼下有个打印社,就到楼下打印吧。

这边打印社收费了得,打印16K,1圆/张,复印6毛/张。发传真6圆/页。看了物价之后,突然觉得原来上海的生活成本也不高么。是南阳的1/8左右,不禁感觉身在福中。没办法,明天得考试阿,被宰一刀就宰一刀吧。

70张卷子,每张两页,一张主席就出去了,结果找钱的时候,只找了15快。虽然我数学不太好,但是这个帐还是不难算的。100 – 70 × 2 × 0.6 = 16。虽然一块钱不是什么大事,不禁也要提醒一下对方工作人员的数学水平。结果对方拿出计算器,又算了一遍。用我勉强能听懂的中文说,“没错对着来”。听对方普通话水平,我突然觉得难道服务员是美籍华人?从小就不背乘法表,简单的加减乘除都要用计算器。我又算了一遍,还是找16块,赶紧问一下明细。虽然跟乡土气息浓厚的普通话沟通有些困难,但是几经周折终于明白,由于我的试卷是从优盘copy到他们的电脑中去然后又打印的 …

more ...

Windows CE,你妈吗喊你在多核上玩玩

  • 嵌入式
  • 软件

众所周知,CE的内核是完全重新写的,与9x根nt没有任何关系,这给CE带来了较好的实时性及灵活性。从诞生之日起,CE的内核改过两次,第一次是3.0,极大的增强了实时性,第二次是6.0,去除了内存/应用32 / 32的限制。如此看来,貌似已经比较完美了。从6.0发布以来,我一直乐观的觉得6.0的内核应该可以至少再顶三个版本了,下次更新内核大概要到CE 9.0了(猴年马月….)。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信息产业瞬息万变,很多预言都会被证明是很可笑的。我的这个“预言”也不例外(对在08年TechEd上听我演讲的听众说声抱歉,当时我还极力鼓吹多余的Kernel feature都是没必要的)。短短几年时间,如果现在你再问我新版本的CE要不要改内核。我会一口咬定,改,最好马上改。

个人观点,欠改的地方有两个,内存映射和SMP支持。

首先说内存映射。CE从诞生之日起就在Kernel的3GB起始处映射了2个512MB的虚拟地址。一个是有cache的,一个是没cache的。这使得CE最大的物理内存就只有512MB,512已经是理论极限了,再多了就不认了 …

more ...

【转贴】WINCE下调试驱动的一般方法

本人一般是不转贴的,(除了万院长的那篇经典中的经典)。今天无意中看到一篇文章,不禁回忆起自己当年在CE下摸索写驱动的时光。对于初接触嵌入式开发的人来说,一些基本方法和思路的确是需要“洗脑”的。

这篇文章不难看出是作者的经验总结,虽然有些内容不完全赞同,但是还是保持原汁原味吧。对处于探索阶段的同学肯定会有帮助。

原文地址:http://blog.csdn.net/xqhrs232/archive/2009/11/27/4888577.aspx


1。向串口打印消息———-//只能打印一般的消息,实时性要求高的地方建议不要去打印消息,因为串口打印很慢,即使要打印也尽量少打印或者有选择地打印–比如100次才打印一次

//串口打印也可以大致分析各个线程间有没存在对同一个资源访问的互锁什么的

2。写LOGO文件——-写文件应该比串口打印来的快,写LOGO也适合于分析数据量很大的场合

3。灵活使用static 变量—–//static变量有记忆的功能,可以用这一点来诊断程序的可靠性—特别是中断接收什么的—-记忆个几十K数据再写到LOGO文件是不错的调试方法

4。写驱动的时候往往要求正确延时什么的—–//所以正确地实现US/MS的延时很重要

//WINCE 微秒级延时函数

void …

more ...


MacBook Pro入手及感受

学院的苹果俱乐部如火如荼很多年,对于技术的爱好者,这么多年一直没能玩一下Mac,实属遗憾。几年前曾经下来了一个“Hackintosh”,但是自己机器太差,连这个也装不起来。惭愧,本人从未用过带独立显卡的电脑。

回想08年去美国参加Apple WWDC,看Steve Jobs发布iPhone 3G,一切还历历在目,当时的会场中,设置了很多可以上网的地方,如果不想听讲座,可以在外面上网。可怜当时会场中清一色的Mac本子,所有人都是I’m a Mac,唯独我一人拿着DELL D620,I’m a PC。好在apple粉丝不像*nix粉丝极端,没有把我轰出会场。

这次终于下决心,让人从HK带采购了一台MacBook Pro,15寸顶配。千呼万唤终于拿到了设备之后,这几天体验了一把。说说感受吧。

首先是Mac OS X Snow Leopard,当年WWDC 08上发布,我只记得号称0 new …

more ...

袁腾飞哥们牛

今天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无聊,买了一本书,叫《历史是个什么玩意》。作者是一个北京高中历史老师,叫袁腾飞。

那本书里还带了一张光盘,有他8个小时的教学视频。在乌海这地方不能上网,躲在屋里无聊,就开始看袁腾飞的上课。

这哥们真是继承了北京侃爷的优良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给高三的学生讲高考辅导居然也可以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可以把课本上那么枯燥的知识讲成那样,果然是块讲课的料。更难能可贵的是,这哥们还是对着镜头讲的。

回想学院推广Podcast博客系统,给每个老师上课录像,哎呀,所有人最害怕的就是以后上课的时候再也不能给学生们讲段子了,否则被录下来,证据确凿,一个个无不正襟危坐。杯具啊……

其实俺觉得,你的课好不好,首先能吸引同学们才是最重要的,你讲的再好,但是所有人都睡了,也算不上什么好教师吧。

more ...

.net Micro Framework拥抱开源

  • 嵌入式
  • 程序员

首先引新浪:

————————————–

11月1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今日在洛杉矶微软专业开发者大会(PDC)上发布了.NET Micro Framework 4.0版本,这款产品是开源的,基于Apache 2.0许可发布,并将广泛使用到嵌入式领域。

  在.NET Micro Framework的环境下,开发和执行环境资源限制的设备,最初是由微软内部的业务加速器启动,但最近移到开发部,以便更密切地与微软的发展努力的方向一致。

  这样可使.NET Micro Framework成为一个无缝的体验,使开发人员为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案的广度编程模型和工具链,从小型智能设备,服务器和云。

  其中包括几乎所有的产品的源代码,包括.NET Micro Framework和CLR代码本身,开发人员都可以访问基类库那些实施了。

  不过嵌入式领域的程序员们无需高兴的太早,完整的代码并没有提供,例如关键的来自第三方EBSNet的TCP/IP协议栈以及密码系统库都无法被释放。至于Cyptography库,目前并不包括在源代码内,微软表示,因为它们的使用超出了.NET Micro Framework的范围 …

more ...

程序员的“使用年限”是多少?

这周二去本部给大一的新同学上形势任务课,这形势任务课么,本来就是比较扯,经常会讲一些共产主义啥时候实现啊,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啊什么的。让我讲形势任务,我自然不会讲这些东西了,好歹咱也算是个专业人士。给同学们说了一下软件这个行业的一些现象,跟一些道听途说的或者亲眼所见的经历。中间再夹杂一些插科打诨,一个小时很happy得就过去了。

不过课程结束之后,一个小同学跑上来问的问题到着实把我雷了一下,这哥们带着一副大义凌然、苦大仇人,俨然地下党被反动派抓住后的表情说:老师,你告诉我,我们的“使用年限”到底是多少?

这个一听就明白,又是经久不衰的程序员青春饭问题(后面还跟了一些具体收入问题,要精确到个位数,例如:我到底能赚多少钱….)。不过由刚入学几个月的小同学提出来,作为80后典型代表,真是也不得不感叹“物欲横流,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遥想俺们当年上大学那会儿,老师让干嘛干嘛,至于出去到底能赚多少钱,连做梦都没想到过。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俺们80后被90后无情的推到沙滩上了。

不过你愤青,俺比你更愤青。青春饭这个问题么。俺的看法如下,你不服拉倒:

第一,你觉得程序员四十岁必然下岗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