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谦求学记 #1

来新西兰三个月后第一次家长会,我跟妻正襟危坐在Three Kings School的教室里认真的听老师讲学校的各项事宜,与此同时,几个小朋友在教室外面一边奔跑一边大笑,直到后来老师不得不出去维持秩序,让他们保持安静。老师回到教室后,看着我跟妻,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我还纳闷,为什么看我?难道,难道在外面跑闹的是谦不成?得到老师的确认后,我不但没有觉得丢脸,反而觉得十分欣慰,仿佛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

说实话,来新西兰之前,我最担心的是谦能不能适应,因为在国内的时候他就是个挺内向的孩子,不太喜欢跟别的同学交流,喜欢宅在家里。到了这里语言又不通,怕他会变得更内向。当知道他可以跟同学们跑闹打成一团,虽然不合时宜,但却彻底让我的担心烟消云散了。

不知不觉,谦在新西兰一年的求学生活结束了,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悠长假期。这篇文章就总结一下他的求学经历吧。

新西兰的基础教育跟国内的教育差别非常大。客观而言,却很难评判哪个好哪个坏,因为评判好坏要首先定义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而对于好坏的定义,每个人,每群人,每代人可能都是不同的。还有就是大环境适合不适合自己的具体情况,这个更是因人而异。所以这篇文章可能会有一些我自己的看法,但不会尝试去给两种教育制度的好坏下结论 …

more ...

说新西兰的换届 #1

前言

新西兰是个奇葩的国家。一般而言,只有本国的公民才有选举权。但新西兰不是,不管你是哪国人,只要拿到居留权并在新西兰住满一年,都可以参加大选。更奇葩的是,不选是违法行为,抓住就罚款,首犯100刀起步,再犯指数级增长。在帝国主义的威逼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得不深度的参与另外一个国家的大选。

大多数中国人对政治不太感兴趣,说实话,最早收到寄到家里的大选通知单的时候,掐指一算,我还没住满一年,我长吁一口气。我爱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在我的三番五次催促下,她终于去注册了选民,主要原因也是怕罚款。当时想的就是虽然对新西兰的政治制度一知半解,对几个候选人的主张也不明白,只要你别罚我们款,对着几个完全不认识的候选人打勾我们还是很有经验的。

但是后来随着大选的进程,媒体的报道,同事的谈论,我们慢慢也被带入进来了。现在,基本上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回头看一下,对我而言,这次大选更像是一个受教育的过程,对新西兰的政治制度一点一点地有了更深了解。同时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感想。这篇文章就从自己亲历的角度,写一下参与本次大选的经历和感受。本文不是说明文,不介绍新西兰政治制度,只谈自己的经历跟感受,也尽量不跟其它国家对比,以免伤害其他国家人民的感情 …

more ...

新西兰买房记-#-1

房子对中国人来说可谓是有特殊的感情。原因有很多,我就不分析了。这些年国人海外置业的新闻相信各位也看了不少,中国人买爆温哥华,买光澳洲之类的新闻比比皆是。在国内的时候收到各类美国欧洲看房团的垃圾短信肯定也不少。这篇文章就写一下我在新西兰的购房经历吧。

首先要免责声明,这篇文章不是购房攻略,不会面面俱到,只是我自己的经历,不具有普遍性,甚至也不能保证正确性。如果按照此文购房踩雷,责任自负。其次,我平头老百姓一个,不想投资,不想炒房,只想给自己弄个窝。也痛恨那些把房价推高的团体及个人,也想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可惜这样的理想在地广人稀的新西兰也无法实现。

背景

我们自从2016年打定主意移居新西兰后,卖了上海的房子,在2016年底之前把钱转到了新西兰。所以我无法回答现在的外汇管制问题,也不会用比特币跟地下钱庄往境外倒腾钱,因为我没遇上。

在新西兰大多数的地区,北上广的随便一套房子就可以买一个带一群草泥马的大农场,这个毫不夸张。但是我们所在的奥克兰是新西兰的第一大城市,集中了整个国家1/3的人口,所以奥克兰住房还是很紧张的。新移民培训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看了一张奥克兰近20年的房价中位数走势图(如下),稍微了解点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不管你用哪种regression用哪种模型拟合,基本就是拉直线。连一点大起伏都没有。20年间稳稳的翻了4倍,当然涨幅跟我国4年翻4倍不能比。但在这世界上最地广人稀的国家,已经十分骇人了 …

more ...

新西兰工作记

“Haka Haka Hu! 我把我的mana传给你了,你一定能得到这份工作!”在跳了一通澎湃的毛利战舞之后,我对面的毛利小哥对着我作出了街霸中波动拳的姿势,但是他口中喊出的并不是ha du gen,而是上面的这番话。

谢过了这个毛利小哥,走出了奥克兰大学校门,坐上了回家的双层大巴。想不到我在新西兰的第一次面试居然在这样充满新西兰特色的祝福中收场。这个毛利小哥可能是奥克兰大学的学生,作为志愿者在校园里为一个抵抗贫穷的组织募捐。我跟他说我是来应聘的,他就即兴来了一段毛利式的祝福。

Haka战舞是毛利人的一种表演。最早应该是部落冲突之前为了涨我志气灭敌威风而进行的一种表演。据说最早发现新西兰这个岛屿的是荷兰殖民者,他们把这个岛按照荷兰的Zeelandia命名,叫新Zeelandia,跟美国的新约克,新奥尔良,新泽西是一个套路。这哥们登岛之后看到一群毛利人在跳haka,他们不理解,以为是在载歌载舞欢迎他们,结果迎上去被毛利人一通胖揍后落荒而逃,再也没回来,只留下了新西兰这个地名。但现在通常表示欢迎庆祝什么的都会跳haka。前个月李总理来新西兰也欣赏了一段haka。最知名的haka应该是新西兰国家队橄榄球队比赛之前的表演。但国内没什么人看橄榄球,所以也没什么人知道。

新西兰国家队All Blacks比赛开始前表演haka战舞

Mana也是毛利语中的著名词汇,很多西方人很难理解,但对于中国人来说理解起来毫无压力。就是内力啊,真气啊,道行啊之类的东西,可以在人体之间互相传递。或许是毛利小哥的mana真的管用吧。半个月之后,我就拿到了奥克兰大学的offer。到现在为止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