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Thinking随想

上周应SAP公司的邀请,到奥兰多参加SAP公司的sapphirenow年度会议。US去了很多趟,这种大企业的会议也参加了不少,旅游,开会,购物都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唯一让我感觉到有收获的,是参加SAP University Alliance会前组织的一个Design Thinking Jam,亲身体验、实践了一下这个方法。

Design Thinking是一个群体思维方法论性的东西。为一群人在一起讨论特定问题提供一些指导方法,怎样更有效的去思考。它把思考过程分为几个环节,每个环节提供一些注意要点。具体我就不介绍了,参见 Wikipedia链接

最早听说Design Thinking是几个月前从奥迪那里,奥迪在同济有个Lab,他们想办一个workshop,召集一群有想法的学生,去设计符合中国市场的手机汽车软件。因为他们希望邀请软件学院苹果俱乐部的同学,所以跟我聊过几次,其中提到用的方法就是Design Thinking。奥迪的那几个德国哥们在国内呆久了,比较了解中国特色,知道中国人唯牛校是瞻,号称这方法是斯坦福发明的,忽悠我们。后来我查了一下,跟斯坦福有关系,但说是斯坦福发明的还是有点言过其实。

SAP公司把Design Thinking提到对公司很重要的地位。Co-CEO在keynote上多次提到他们用Design Thinking方法设计SAP的软件。在Sapphire大会现场的展示中也专门设置了Design Thinking区 …

more ...

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一个好的research项目,一篇好的paper,首先要well justify你的研究的motivation。如果动机不充分,或者动机不纯,那即使你的solution跟results吹上天,欣赏的人估计也不会很多。现在很多人选择做research,无论是读研究生,还是在高校或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都算选择做research的道路。但是有没有仔细想过,做研究这件事情本身,它的motivation是什么?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做研究。

之所以想到围绕这个写点东西,第一是这一年多来的确有些感触,第二是这几天科学网上的一篇博文,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也想有感而发写两句。科学网上原博客地址如下:

“昨夜无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632151.html

就从原文说起吧,大意就是一个做研究很好的苗子,毕业后打算放弃研究到中学去教书。当然原文没有说明这么选择的原因,从网友的讨论中可以得知,很大可能性是生活所迫,北京中学老师的收入还是不错的。有些人把问题归罪于浮躁的社会,有些人把问题归罪于当事人的短视,等等等等。个人而言,我是支持文中这哥们的,至少他对自己想要什么很明确,也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可以达到目的,当发现做research不能实现他的目的的时候,可以毅然放弃。单凭这一点,就是难能可贵的。总好的过一些同学,问问自己将来喜欢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什么不知道 …

more ...

学术圈的那点事

今天花了一点时间,终于把这半年来我了解到的关于学术圈的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整理了一下。形成了下面一张图,点小图看大图:

Fig 1. 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

当然,仅限个人理解,不一定对。为了跟企业界隔离,暂时没有包含Industry的元素,也不包含“中国特色”部分。

如果有错,欢迎各位留言批评指正。

PS:由于关系太错综复杂,用Visio的自动排版,试验了各种排列组合排版布局我都不满意,大家就对付着看吧。

more ...

剽窃plagiarism

本学期《研究伦理》课程即将结束,要交两个作业,一个是独立写一篇论文,一个是团队项目。今天上午团队小组最后一次会议,闹出一些不愉快的“国际纠纷”,因此想到了写这篇文章。

事情是这样的,小组作业要8个人一组,做一个小booklet,我们的topics是做一本关于山寨文化的册子,介绍山寨的起源、定义,犯了啥伦理错误等。最终的结果如下图:

本来是我们8个人分工,意大利的Riccardo同学是组长,带了5个大陆人,2个香港人一起做册子。我们7个中国人分三组,每组都做不同的部分。我负责找案例,找了一些山寨建筑(山寨白宫)、山寨动画片(高铁侠)、山寨软件(facebook)、山寨日用品(KFG,周住 洗衣粉)等,不要说我是汉奸卖国贼,这些在祖国的确存在。问题有俩:

一个大陆来的小姑娘,本来负责Introduction,但是她关于Introduction的内容啥都没做,从网上copy了两段文字,给Riccardo发过去了,估计是在国内这事干惯了,到香港刹不住车了。让意大利童鞋很为难。虽然我们都知道意大利就是欧洲的中国,随地吐痰,不排队也是家常便饭 …

more ...

年终总结报告(二)

今天实验室的师兄们去西贡旅游去了。又剩下我一个人。现在想想来香港半年都没出去逛过,一半原因是因为我勤劳,一半原因是因为我懒,他们七点就跑了,我还想周末补觉。接着写。

先写补遗

上一篇没有写本科的教学,因为我不熟悉,其实仔细想想,还是略知一二的。就把知道的写写吧。香港这边的本科以前是三年,从明年开始改成四年毕业。据说因为课程增加了一些政治课,然后就有人抗议,说要洗脑。就按三年的写吧。其实Syllabi网上都可以找到,在这里.Level 5的是给硕博上的,剩下的是本科课程。

http://www.comp.polyu.edu.hk/en/taught_courses/syllabus/index.php

跟国内第一个不一样是课程灵活。所谓灵活是随时可以加减课程,只要系里面的Program Leader同意,学术委员会再过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报送学校领导批准。国内软件学院的课程曾经也是非常灵活的,不过那是在学院刚成立的前三年,那个时候我们的课表也不需要进选课系统,也可以随时按照需要增减课程。但是后来学校就觉得软件学院在找麻烦,要我们调整课程要上报培养计划,进选课系统,便于校领导管理 …

more ...

年终总结报告

不知不觉,掐指算来,来香港学习已经马上就要半年整了,经过今天一天的奋斗,把计算机网络的Report写完了了。本学期差不多也就告一段落了。一直想写一点东西,把再国内高校的情况跟在香港学校的所见所闻对比一下。但是始终觉得可能时间不够长,写出来的东西不够客观。现在年终了,又收到了国内邮件发过来的年终考核说明,要写总结报告,虽然大家知道都是在扯蛋,但是也都要写。我也写一点东西吧。这个就当年终总结报告吧。当然,肯定不会把这篇文章交给我党,就像很多企业都有公私两套账本一样,我的年终总结么也要有两套,给我D的当然是他们喜欢看的,“在xxx思想的指导下,在xx的领导下,我们的教学事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进步……”,这个么,就当私的。只给自己跟博友看。

做Research都要讲究个Motivation,写这篇东西当然也有个Motivation。我的Motivation不是想暴露国内,或者说同济教育的弊病,不是想抨击我党领导下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只是把两者的不同对比一下,不包含任何感情色彩,哪个好,哪个坏自己去分析去判断。我个人的感情色彩么,当然是要揭批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回忆美好的祖国温暖大家庭的校园生活,以显示共产党员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高尚品质。好,开始了。为了不至于让我思维太发散,我基本按照同济官网的组织结构来写了。

学校简介:

香港理工大学在香港只能算二流学校,但是工科比较强劲,全球排名还是把同济甩开不少。学校里面经常看到的一句话是Where …

more ...

我在哪里

任何一个新名词都不会是凭空跳出来的。就像现在忽悠的响的cloud computing,前几年还叫过grid computing, 还叫过parallel computing,还叫做….。

我在PolyU主要的研究工作么,也可以套用国内现在烂俗的流行牛叉头衔,叫做“车联网”,这个东西还号称是更加烂俗的"物联网"的重要一环。

来PolyU两个月,基本上都在看文献,整理思路,调整状态。也承认自己以前的确落下太多了。读研三年,工作三年,基本上与research是隔绝的。参与、甚至主持的项目倒不少,但是只能叫项目,不能叫科研项目(因为没什么research issue。或许国内科研关注的就是项目吧,只要有钱拿,管你有木有research issue),顶多叫高级码农吧。

今天晚上吃完饭,花了点时间,吧这段时间看文献看到的一些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至少把一些名词整理了一下。画了一张图,大概能说明我的工作在哪里。当然不一定对,毕竟是刚开始,这个算V1,以后出修正版。如下图,点小图看大图。(有版权哦,谁想拿这张图去忽悠人或者写paper先跟我说一声哦。)

我的工作呢,大概就在蓝色的方框里 …

more ...

怀念我的爷爷

今日晚间无事,于是早早的洗漱,到Hall里的自习室看书。忽然间,没来由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名称–爷爷。接着我的脑子对我说,你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我抗拒道:只要我回山东去,我就能看见爷爷。脑子说: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去了,去了。我不信:只要我回去,就能看到爷爷坐在门前喝茶晒太阳,一如既往的,一定的,一定的。但是理智让我想起,爷爷真的走了,油灯芯,寿衣,殡仪馆,墓地,这些是我3天前的经历。

2011年的8月27日,竟是天人两相隔的大悲之日。

当前一日接到爸爸的电话,让我难过不能自抑。匆匆赶回山东,爷爷已经在病床上处于弥留之际,也不清楚他是否还有意识知道我回来了。当晚,爷爷便走了。接下来的一切都是程式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在奶奶跟何事谦身旁。

我最是不孝!最后一次跟爷爷通电话还是我刚来香港之后,爷爷在电话中让我不要惦记家里,家里没什么要操心的。却在这一个半月中忙于学习,未能回来一天半日的服侍病榻上的爷爷。如在这最后一段日子里,爷爷期盼着再见我,却没有能如愿,让爷爷带着遗憾离开人世,若是如此 …

more ...

write once, run everywhere! everywhere?

給香港地鐵寫了一週的java代碼,真是受罪。怪不得Java的Desktop編程不行,感覺連MFC都不如,UI上的控件要一點一點用代碼寫出來,人家MFC至少還有個Dialog可以所見即所得的拖拽。而且還沒有AbsoluteLayout,都是相對佈局,累死人了。對於習慣了Android的XML來構造的人來說,簡直是一覺回到解放前啊。

不管怎麽說,還是小有成果的。寫完代碼之後,打成个jar包,要發佈給Customer。發郵件之前好奇,從虛擬機裏面出來,跑到mac下面double click了一下我的程序,除了啟動速度很慢之外,居然還真跑起來了。Chart,Table等復雜控件,Derby database都沒問題。是不是突然感覺java的巨大優勢。

這個就是java一直標榜的run everywhere,當然我們都知道這個不過是廣告語。忽悠不明真相群眾的。以前我在一本C語言教材上,還看到說C語言的優點是移植性好,跨平臺呢。人家是跟匯編比較的。java可以用虛擬機屏蔽一部分OS的差異,但是不能屏蔽所有差異。比方說下面這個UI:

我們的無線傳感器採集到的數據,是通過USB轉串口傳過來的,到Mac上傻眼了吧,木有COM口。要用*nix風格的/dev/ttyUSB*這種了。

順便,上面這個圖上是Java Swing的Bug麽 …

more ...

人治與法制

今天晚上學習了一個晚上的PolyU的Student Handbook。140多頁,分爲學校介紹、信息獲取、註冊、學費、考核、獎勵和認證、規章制度、設施和服務、學生社團、海外學生注意事項等幾個部分。事無巨細,不禁感慨。

對比同濟的學生手冊,有沒有電子版不知道。我印象中同濟的學生手冊就是一些規定的匯編。不系統、不全面、零零散散。具體遇到事情的時候,學生手冊裏面沒有,還是要問人,這個時候,一般就是各個部門踢皮球的時候了。

比方說,學生沒有交學費的問題。PolyU的學生手冊裏面很明確,到期不繳,所有的選課、考試等等都瞬間化爲void和null(不知道編這個學生手冊的是不是程序員哦)。同濟呢?學生手冊裏面沒有規定,具體不繳學費會怎麽樣,誰也說不清,收學費是財務處的事情、選課是教務處的事情、而做學生工作讓學生交學費是學生處的事情。幾個部門之間沒什麽來往,一旦出事情,就是互相推諉,有時候還推到學院來,讓學院來壓學生或者堵學費漏洞。踢皮球有時候還算好的,更搞笑的是經常是問幾個人,幾個人給你不同的答案。讓你不知道該把寶壓在誰身上。

看了PolyU的行政機構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