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西兰当果农

2020真是不平凡的一年, 没想到新冠会席卷全球, 改变了每一个人的生活. 新西兰虽然对疫情的防控算是比较成功的, 在世界上也受到了不少的称赞, 普通老百姓来说, 除了一个月多点的封城, 没什么大的影响, 但是毕竟疫情是全球性的, 只要有几个国家不靠谱, 就不能放人进来, 国门关闭了, 只允许本国公民和居民入境. 这对新西兰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不像中国, 地大物博, 几千年来都在内循环, 打开国门的时间倒是少数. 新西兰历史上从来就没内循环过, 也不可能内循环. 旅游业是首当其冲的, 几乎全军覆没. 其次估计就是农牧业了, 劳动密集, 新西兰的劳动力是不够的, 大量依赖外国的劳动力, 所以新闻上每天都能听到“果园找不到人, 果子烂在树上; 牧场找不到人, 养猪都只能靠囚犯”这类的新闻.

同样也是疫情的因素, 今年假期特别多, 所以整个十二月份都不需要上班, 新西兰的这个假期是真假期, 不像在国内, 虽然假期, 领导一个电话就需要立马工作起来, 同事绝对不会联系你, 确切的说他们连我的个人联系方式也不知道, 所以放假在家里妻子要上班儿子要上学, 一个人还挺无聊的. 不禁想到不如去奇异果果园打工. 一方面奇异果是新西兰的支柱产业, 但我在新西兰这么久, 却从来没接触过奇异果果园, 甚至连奇异果是怎么结, 什么时候结的都不知道 …

more ...

我在新西兰跑龙套-3

我非常讨厌按照时间序列写流水账,因为不是所有东西都有意思,也不是所有东西都值得写。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比较符合我的风格。所以这一节就说说那些人,那些事。权当幕后花絮。

那些人

大家可能最感兴趣的就是那些耳熟能详的明星们。但其实明星没什么好写,因为群演不允许跟明星们聊天,也不能围观要签名(可能就算允许我也不会去要, 毕竟我之前以为刘亦菲叫刘亦雯)。所以跟他们的接触并不多。

第一天见刘亦菲的时候,她妆化得像日本艺妓,再加上我这近视还不准戴眼镜的眼睛,一幕都拍完了我还没找到花木兰是哪个。中间休息的时候,问边上人别人,哪个是刘亦菲,别人说那个大花脸就是。后来拍木兰还乡的时候,终于见到正常装束的人了,没啥特别感觉,可能我本来对娱乐圈就不太感冒,她话不多,拍摄休息的时候基本不跟任何人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保持高冷。但是还是有一幕刘的表现让我感觉到了专业演员跟群演的区别。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那一幕,见了爹妈妹妹要掉眼泪。我觉得让我演,努力酝酿一下感情,估计也能挤出几滴眼泪来。但是拍电影是要一遍一遍的把一个镜头拍很多遍的。所以那天总共拍了十多遍,基本上每次开拍之前,导演让大家安静30秒给木兰酝酿感情,然后每次开机她就哭得梨花带雨。这功夫,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图1. 想哭就哭

图1. 就这一幕, 拍了将近10次. 想哭就哭可真不容易.

甄子丹只跟我们群众演员拍的一场戏 …

more ...

我在新西兰跑龙套-2

初访土楼村

村民的面试安排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再次驱车赶到K影视基地。发现他们正在把一块牧场铲平,修成停车场。看来是真要有大动作的样子。剧组在影视基地门口搭建了一个帐篷,所有的村民都要先到帐篷报到。进入帐篷之前的第一件事,又是签保密协议。签完保密协议之后,每个人领到了两个东西,一个是正式的契约合同,一个是拍摄须知,这两个是要带回家去仔细阅读的。

我目测了一下,帐篷里面大概有50人左右,大家初次见面都比较拘谨。让我惊讶的是还有一群小孩子(后来了解到他们基本都是奥克兰某课余武术兴趣班的学生)。因为所有拍摄时间都是工作日,他们要拍电影的话,肯定是要逃学两周左右的。看来不少家长们来了新西兰之后心脏大了不少,肯让自己的孩子逃学半个月去跑龙套,也不怕耽误功课。这个在国内估计没什么家长愿意。可能主要原因是新西兰小学里面就是玩,没功课,在哪玩不是玩。

所有人差不多到齐之后,两个助理导演来到我们跟前。告诉我们所谓的面试就是看我们的脸……这份工作不需要任何以往的经验、也不需要英文基础,只要你的脸长得像中国人,就算面试通过了,接下来的一切跟拍摄相关事宜,就是他们两个人对我们全权负责。然后他们又再次强调了保密要求,约法三章:第一,只要进入影视基地就没收手机。第二,不准自拍,化好妆你的形象就属于迪斯尼了不属于你自己。第三,不准以任何形式剧透。

其中也有个小插曲。一位中国妈妈领着她的混血女儿来面试 …

more ...

我在新西兰跑龙套-1

1998年,那是一个看盗版电影还得花钱的年代。在中国鲁东南十八线小城上中学的我,课余主要娱乐活动之一就是跑到录像带租赁店去租盗版的电影看。那时候迪士尼的动画片《狮子王》、《玩具总动员》席卷全球,带动了一阵好莱坞动画大片热潮。连我们十八线小城的录像租赁店也不甘落后,在一个阴差阳错的周末,我鬼使神差的从老板那租下了一盘号称是迪士尼最新动画的《花木兰》,第一次邂逅了迪士尼历史上第36部动画长片。

可能因为故事家喻户晓,学校都要求背诵的缘故,说实话这部动画并没有给儿时的我带来太多的震撼。唯一的印象是木兰相亲一段,所有人都打扮得像日本艺妓,还有那只话唠的小龙。当时的我跟大多数人一样,不理解美国公司迪士尼为什么要把一个中国的英雄故事搬上银幕。当时的我更想不到,整整20年后,我会在南半球的另外一个国家,亲身参与到这部动画片的真人版拍摄当中。

这系列文章,就介绍一下我在新西兰参与花木兰拍摄前前后后的故事。虽然只是个龙套角色,但是也让我感触良多。

邂逅

随着近年来计算机特效日臻成熟,让真人和动画角色同屏献艺越来越容易,迪士尼把一系列的经典动画片如《灰姑娘》《美女与野兽》《小熊维尼》等都翻拍成了真人版,还取得了不错的票房。20年前的《花木兰》也进入了迪士尼的真人翻拍视野。我虽然一直知道木兰会被翻拍,但是对其它细节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在新西兰军队从事预备役的北欧同事M跑过来跟我们说,迪士尼的Mulan(他读作miu lan)剧组在新西兰军队里面找几百个人去拍电影 …

more ...


垃圾分类及抽象

上海的垃圾分类七月一号实施了. 最近在网上看了各种帖子, 有支持有调侃有吐槽. 从垃圾不分类, 到建议分类, 到强制分类,肯定要改变以前固有的一些生活习惯, 短时间的不便是肯定的. 我不是垃圾分类的专家, 只想根据自己的感受, 写写这些年我扔垃圾的这些事. 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

首先, 垃圾分类本来就是不同国家要根据各自国情做的事情. 一个国家的经验教训搬到另一个国家不一定能适用. 中国是人力资源大国, 很多人力密集型的事情只有中国才能干好. 譬如快递当天达, 在地广人稀的新西兰, 估计下辈子也没戏了. 所以垃圾分类也应该因地制宜, 符合国情.

之前在上海学习工作生活了十多年, 垃圾基本是不分类的, 虽然街上有可回收/不可回收的分类垃圾桶, 但是据我的观察, 哪个桶里面出现什么垃圾, 基本上是随机的. 而且之前看报道说一些时候就算垃圾分类好了, 收垃圾的时候还会被合在一起收走. 所以基本形同虚设. 一是没强制措施, 二是教育也不到位. 其实我觉得国内垃圾回收得还不错. 因为很多东西都可以卖钱, 而且还有人以回收废品为职业, 还能形成产业链. 扔的时候虽然不分类, 但会有人把能卖钱的都人肉分类出来, 可能这也是人力资源大国的优势. 之前我住的小区的保洁员的孙子跟谦同龄, 经常在一起玩, 后来熟悉了之后我也会跟他们闲聊. 他们说会把别人扔的垃圾里面有价值的东西捡出来卖掉, 也是一笔额外收入.

后来到香港读书, 香港垃圾分类比内地要好一些, 但做得也一般, 学校宿舍跟外面租的房子 …

more ...

关于克莱斯特切奇想到的

315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 但今年新西兰3月15日,在新西兰历史上注定是一个会被记住的日子, 也注定会改变新西兰. 事件过去已经一天了, 跟很多周围的人一样, 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 想说点什么, 但是思绪又十分的乱, 就记录在这里吧, 不知道公共媒体能不能发出去, 不要给他们惹麻烦了, 就发在自己博客里吧, 本来就没有备案.

南岛最大的城市Christchurch, 民间俗称基督城. 可能是为了淡化宗教色彩吧, 我国官方的翻译一直是音译的克莱斯特切奇. 但这天发生的事情却跟宗教, 极端主义紧紧联系在一起. 几个极端主义分子开着网络直播, 持枪冲进清真寺, 对群众扫射. 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 也引起了国际的广泛关注. 事件的嫌疑人在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内就被送上了法庭, 在新西兰这种慢腾腾的国家可谓高效. 在法庭上嫌疑人依然摆出白人至上的手势.

事件发生的时候是周五下午, 我还在上班, 同事不知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赶紧打开电视看breaking news. 电视上身穿防弹衣荷枪实弹的警察把现场重重包围起来, 救护车呼啸而过. 跟平时街上看到的警察完全不一样. 新移民培训的时候有个警察告诉我们, 新西兰的警察跟中国警察差不多, 平时都没有枪, 以前遇到嫌疑人逃跑只能飞扑, 后来说这样无论对警察还是对嫌疑人都会造成伤害, 才配了电击枪.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警察拿重型武器.

我们一起围观的同事有一个中国人(我), 一个德国人, 一个伊朗人, 一个芬兰人, 两个印度人 …

more ...

中年人如何提高英语 #2

英语的听跟说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弱项,无论是考试还是实践。这两个跟之前一篇文章探讨的词汇不一样,关键是多练习。关于练习,中国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爱扎堆,全球建China town把自己封闭起来,跟以前洋人在中国建的租界一样。据说美国China town里面有人从出生到去世,一辈子就在China town那两条街上生活,也不需要掌握英文。在奥克兰中文也是随处可听得到。奥克兰大学的校园里经常能听到一群一群的学生说汉语。传说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奥克兰大学商学院里面汉语已经超过英语,成为第一语言了,微信也成为第一社交软件了。褒义一点叫我们文化自信博大精深不容易被同化,贬义一点叫固步自封。奥克兰大学校园宣传栏里面也经常可以看到中文海报,但除了中文之外,我没看到任何一种其它非英文语言的海报。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刚工作的时候我跟美国同事一起去找一个印度裔的researcher,结果这印度哥们巨能说,滔滔不绝,但是我基本没听懂几句,也插不上嘴,觉得可能自己听力太差了。聊了半天走了,一出门这美国同事第一句话就说这家伙肯定是在说Greek(在英语里面Greek的意思就类似于汉语说火星文)。我当场释然,原来他讲的英文不但我听不懂,美国人也听不懂。但回头又一想,人家这种自信精神却恰恰是好多中国人欠缺的。大多数中国人,觉得自己英语不好,然后就能不说就不说,能沉默就沉默了。但是人家不,虽然英语不好,还是滔滔不绝。所以硅谷中国码农混得不如印度码农好,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觉得新西兰中国人混得也不如印度人 …

more ...

中年人如何提高英语 #1

虽然新西兰官方语言是英语跟毛利语,很多标语告示牌等都是英毛双语。但是日常生活中几乎听不到毛利语,基本算个纯英语国家吧。奥克兰华人很多,其实日常生活几乎不用说英语:买菜去华人超市,出去吃饭去中餐馆,出行自己开车可以用中文导航,再找几个在这留学或者工作的中国人当房客收租,就是不少中年华人的日常生活。但我不想过这种生活,还是想多体验一些乐趣的,有语言障碍会导致少很多乐趣。所以还是要好好学英语的。

但是人不得不服老,我年轻的时候从来不怕死记硬背。我上初中的时候政治、地理、历史考试都曾经考过满分,因为当时我把可以把整个课本从头到尾都背下来了,任你怎么考我也不怕。但是人过了30岁以后,记忆力明显下降了。自从我去香港读博士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些新东西越来越难记住,或者记下来马上就又忘了。今年又是本命年了,记忆力肯定越来越差,不得不哀叹人到中年了。

有一个测试词汇量的网站,http://testyourvocab.com/。我测试了一下,我大概词汇量是8,000左右,不算多,因为那个网站说native speaker 4岁可以5,000词汇,8岁就可以10,000词汇,所以我的词汇量大概就洋人6岁小朋友水平吧。刚来新西兰的时候是这个词汇量,现在测试了一下还是这个词汇量。一年没学到几个新单词。但是我自己感觉英语还是有很大的进步提高的。至少刚工作的时候同事们一起去喝酒或者吃午饭 …

more ...

何事谦求学记 #2

2015年9月,上海,谦的小学生涯开始约一个月后的某天上课前,某小学的传达室。

“你是家长,要对孩子的学习负起责任来!孩子每天跟老师在一起的时间只有6个小时,剩下的3/4都是跟家长在一起,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重要!你也是老师,这点道理应该懂!如果现在跟不上,后面马上就开始学生字,二年级就是阅读,三年级就是作文,你能行么?!”

我被语文老师连珠炮似的发问问得插不进话,谦也站着一动不动,脸色铁青,似乎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因为拒绝了几个同事跟好友的建议,我没有给谦报名参加所谓的“幼小衔接班”,结果开学后他们拼音学得很快,谦就跟不上了。开学不到一个月,就被叫了家长。这也是我在中国的唯一一次跟谦的任课老师见面。

如今,谦在新西兰的小学也已经开始一个多月了,我又一次走在了去跟老师见面的路上,而且谦的语言问题,肯定跟不上,心中不禁七上八下。做好了再挨一次洋骂的准备……

家长会

到了学校之后,找到了会议地点,却发现不在教室。我探头望去,里面觥筹交错。以为走错了地方,就轻声问了一句,老师们说没错,进来吧。先随意吃点喝点啥吧。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图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