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哥们牛

今天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无聊,买了一本书,叫《历史是个什么玩意》。作者是一个北京高中历史老师,叫袁腾飞。

那本书里还带了一张光盘,有他8个小时的教学视频。在乌海这地方不能上网,躲在屋里无聊,就开始看袁腾飞的上课。

这哥们真是继承了北京侃爷的优良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给高三的学生讲高考辅导居然也可以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可以把课本上那么枯燥的知识讲成那样,果然是块讲课的料。更难能可贵的是,这哥们还是对着镜头讲的。

回想学院推广Podcast博客系统,给每个老师上课录像,哎呀,所有人最害怕的就是以后上课的时候再也不能给学生们讲段子了,否则被录下来,证据确凿,一个个无不正襟危坐。杯具啊……

其实俺觉得,你的课好不好,首先能吸引同学们才是最重要的,你讲的再好,但是所有人都睡了,也算不上什么好教师吧。

more ...

.net Micro Framework拥抱开源

  • 嵌入式
  • 程序员

首先引新浪:

————————————–

11月1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今日在洛杉矶微软专业开发者大会(PDC)上发布了.NET Micro Framework 4.0版本,这款产品是开源的,基于Apache 2.0许可发布,并将广泛使用到嵌入式领域。

  在.NET Micro Framework的环境下,开发和执行环境资源限制的设备,最初是由微软内部的业务加速器启动,但最近移到开发部,以便更密切地与微软的发展努力的方向一致。

  这样可使.NET Micro Framework成为一个无缝的体验,使开发人员为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案的广度编程模型和工具链,从小型智能设备,服务器和云。

  其中包括几乎所有的产品的源代码,包括.NET Micro Framework和CLR代码本身,开发人员都可以访问基类库那些实施了。

  不过嵌入式领域的程序员们无需高兴的太早,完整的代码并没有提供,例如关键的来自第三方EBSNet的TCP/IP协议栈以及密码系统库都无法被释放。至于Cyptography库,目前并不包括在源代码内,微软表示,因为它们的使用超出了.NET Micro Framework的范围 …

more ...

程序员的“使用年限”是多少?

这周二去本部给大一的新同学上形势任务课,这形势任务课么,本来就是比较扯,经常会讲一些共产主义啥时候实现啊,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啊什么的。让我讲形势任务,我自然不会讲这些东西了,好歹咱也算是个专业人士。给同学们说了一下软件这个行业的一些现象,跟一些道听途说的或者亲眼所见的经历。中间再夹杂一些插科打诨,一个小时很happy得就过去了。

不过课程结束之后,一个小同学跑上来问的问题到着实把我雷了一下,这哥们带着一副大义凌然、苦大仇人,俨然地下党被反动派抓住后的表情说:老师,你告诉我,我们的“使用年限”到底是多少?

这个一听就明白,又是经久不衰的程序员青春饭问题(后面还跟了一些具体收入问题,要精确到个位数,例如:我到底能赚多少钱….)。不过由刚入学几个月的小同学提出来,作为80后典型代表,真是也不得不感叹“物欲横流,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遥想俺们当年上大学那会儿,老师让干嘛干嘛,至于出去到底能赚多少钱,连做梦都没想到过。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俺们80后被90后无情的推到沙滩上了。

不过你愤青,俺比你更愤青。青春饭这个问题么。俺的看法如下,你不服拉倒:

第一,你觉得程序员四十岁必然下岗 …

more ...

改革的不彻底

上次blog讲了即将进行的工程教育改革,由于不是另起炉灶,是修修补补,成功可能性小。那么今天再来看看一个另起炉灶的例子——示范性软件学院。

教育部受了印度阿三的刺激,要搞工程型软件人才培养。为什么通过搞示范性软件学院的方式?为什么当年不在现有的计算机系进行“高水平,实用型,国际化软件人才教育改革”?很明显,阻力太大,改不了。一堆老专家,老学者,老头,老太,思想已经像BIOS一样,固化了,想把BIOS 1.0刷成BIOS 1.1可以,但是想刷成UEFI,没门。改不了怎么办,干脆另起炉灶。我给你政策:高收费自负盈亏,工程化教学,国际合作,企业合作,不得与计算机系放在一块(其实私下通奸的不少,当家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示范性软件学院从02年起,已经办了这么多年了,好处已经宣传的够多了,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咱就不多说了。我个人的观点,示范性软件学院绝对是可以跟恢复高考一样,放到中国教育史中的壮举。今天就说说问题把。

政治书上说:资产阶级有妥协性 …

more ...

改革的阻力

教育部要搞工程教育改革,抓了十个985高校做试点,同济也“有幸”(或是不幸)也在其中。同济大学软件学院更加“有幸”(或是不幸)作为了试点学校中的试点学院。

工程教育的论据很充分,现在的高等教育,还都是培养科学家的精英型教育,但是随着扩招的如火如荼,高等教育压根就已经平民化了。目前的本专科生中,其实只有1%多一点的人真正能走到博士这一层。剩下99%的人都要到社会上工作,做工程师。当然要工程化教育了,学以致用,不要培养啥研究型人才了。放下架子,不要把自己看成天之骄子了,就是实用型,工程型人才,出去就能干活。据说(只是据说)还有了一些长远战略规划,例如几年后工程硕士的比例占到所有硕士的2/3,剩下的是工学硕士。

上周去听了一个关于工程教育改革的峰会,院士们,领导们对目前高等教育的问题一清二楚,可是为什么不改呢?很简单,就像某人说的,改革总是会有阻力。所有的阻碍和反对改革的力量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干扰;另一方面,旧体制和旧路线的维护者的干扰。工程教育改革当然也是这样。

先说既得利益者,工程教育改革会损害谁的利益 …

more ...

Windows Embedded CE“阿三”发布

虽然很早就知道了CE要出“阿三版”(R3)的消息,但是苦于有NDA协议,知道了也只能憋着,不能公诸于众。现在微软已经公开发布了,俺也不需要保密了。

阿三版CE虽然叫阿三,但是跟印度没有关系(haha),其中可有无数中国团队付出的心血。当然,阿三版的用户也有不少是中国的企业,如魅族。

主要增加的技术,大概有如下一些吧。

新版IE,是从ZUNE上移植过来的。更适合触摸屏操作了。

– Alchemy,不知道是什么?查这个吧:http://blogs.zdnet.com/microsoft/?p=2893

– Flash Lite 3.1,这个应该不用说了吧。

– SNS : QQ for CE, Windows …

more ...

'微软的C++编译器,你别这么脆弱…'

前几天写代码的时候,跟往常一样,save, ctrl + shift + B,结果….

1>正在编译…
1>cpd.cpp
1>d:\widgetengine\test\cpd\cpd.cpp(66) : fatal error C1001: 编译器中发生内部错误。
1>(编译器文件“d:\orcas\compiler\utc\src\P2\ehexcept.c”,第 971 行)
1> 要解决此问题,请尝试简化或更改上面所列位置附近的程序。

哎,难道我写的代码很BT么?我觉得不BT啊,语法有错误你可以告诉我么,也不要自杀崩溃么。。。

把vs2008的C++编译器杀死的代码元凶押上来!

typedef struct _keyidmap …

more ...

研究生甲A甲B分级设想

又到了每年研究生入学的时候。

很多人都说:一流的本科,二流的硕士,三流的博士。我不想评论这句话的对错,但是研究生水平的参差不齐却是肯定的。虽然我国高中接受的是填鸭式教育,填鸭的好处就是所有人进来都是一样的,一个水平线上。但是研究生就差的太远了——有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intern的,还有四级都没通过,windows都用不熟的,本科学古汉语的…..(你问为啥这种人都能招进来?我也不知道啊,研究生入学考试连专业课都是全国统考,人家能考进来啊…)

这样的一群人,怎么给他们定制统一的培养计划?把本科的课程再上一遍,很多人开始叫骂,太简单了。但是另外一些人却连本科的课程都听不懂。

所以我想在研究生教育中引入足球、篮球的升降级制度。不管你入学考试,本科成绩考了多少,按照软院自己的标准,入学之后再重新比试一轮。然后分甲A甲B,甲A的上比较高级的课程,数据挖掘,高级图形学,形式化理论等等,甲B的就不要有什么怨言了,老老实实去上本科生课程,争取毕业后能达到软院本科的平均水准,没准这样对你们的提高更大。这个分级可以每个学期调整一次,如果在甲B中表现好,可以升到甲A,如果在甲A中表现差,必须要降到甲B。

对研究生放不下架子,觉得研究生就要搞研究,赶鸭子上架,是不行的,还是采取比较务实的态度比较好 …

more ...

暑假的工资

都以为做老师放暑假可以开心的玩了。哎,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啊。

自从工作以来,一个暑假都没休息过,07年夏天在做航天项目,08年夏天被派到甘肃定西去,09年夏天学科点申报…

暑假其实是老师的义务劳动月,活一点都不少干,但是报酬却如下图:

与其这样,不如把寒暑假都取消了算了。省得让别人还以为所有老师寒暑假都在爽。

more ...

最近我在干什么?

  • 嵌入式
  • 软件

有网友反映,好久没有看到我在写关于嵌入式的技术贴了。是不是技术已经荒废了?

呵呵,最近事情的确比较多,只是抽空写一些比较短的blog,今天么,下午睡觉睡多了,晚上睡不着了。就写一些跟技术相关的东西吧。有些东西暂时处于保密阶段,就无法写的很详细了。

最近我在干什么呢?现在山寨举国横行肆虐,在“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山寨”的号召下,俺也开始了山寨之旅。俺现在在做一个山寨版的软件,山寨的是某hu公司的某引擎。目标是把在这个引擎下能跑的小东东,都能够在Windows CE上跑起来。如果能够百分百支持的话,肯定还是有不小的市场的,至少能吸引不少眼球。

东西做了几个月了,无论自己写的,别人移植的,积攒了几十MB的代码了,完全编译一下也要5分钟了…虽然目前bug一大堆,但是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有不少很酷的小玩意已经可以跑起来了,按套话说,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国内一流,国际领先”水平。

具体coding了么,遇到的技术问题肯定不少。但是仔细想想,跟Windows CE相关的还真不多。因为几乎整个东西的架构,算法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