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第二天——分配任务了

依然不能上网,手机写博客。

今天一大早,收到了定西市领导的文件,给我们四个人派任务了。吃了一大碗牛肉拉面,三块钱,定西市人事局就派红旗来接我们了。

到了定西市政府大院,见了领导,知道了我们四个人的安排。我学软件的,到市信息化办公室挂职,赵同学学习法律的,到市司法办挂职,陆同学学习环境的,到环保局,严领队学习土木,到建委挂职。

分配完毕,我们一个个被送到对口部门,那感觉就像《我的兄弟姐妹》中哥哥把弟妹送给别人收养一样。我跟着高福主任到了六楼。他给我介绍了一下科室的同志,可惜我记忆力不发达,人名一个没记住。他们(以后就要说我们了)主要负责两个网站——定西官方网站和中国薯(马铃薯)都网。跟他们寒暄了几句。

中午他们给我安排了住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一个人住。只可惜除了床啥也没有。如果住的时间长,真可以布置一下,像一个温馨的家。

下午不上班,我们四个又聚集到一起。知道了彼此的情况,从中午饭的待遇和住宿就知道不同部门的油水了:信息办,饭店吃冷面,住上世纪民房。司法科 …

more ...

到达甘肃定西了

经过三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一行四人终于到达了祖国西北地区甘肃省定西市,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支教生涯。

现在还没什么感受。只是铁路线上路过天水到定西一段,第一次看到了西北黄土高原,真的是震撼,层层黄土地,光秃秃的,很多耕耘过的废弃梯田痕迹,现在已经荒芜了,偶尔的河流全是泥水。是祖辈留下来的祸害啊!现在的长三角,再发展“鸡滴屁”,若干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黄土高原啊!

中午见了当地旅游局和教育局的领导,全国一个样,喝!唉,就不评论什么了。

住在当地中学,应该是不错的条件了。路上看了一下,感觉跟上海嘉定黄渡镇差不多,灰黄色是主色调。

以后会有后续报道。

more ...

'How do you like your (eggs || steak) cooked?'

虽然在US已经十天了,但是顿顿是亚洲中餐,长寿面,基本没有吃到鬼子的东西,今天是在美国的最后一天,最后一顿饭的时候被几个学生蛊惑去吃西餐。结果在西餐厅被鄙视了。

由于有严格的budget限制,天天吃中餐7.19美元。今天几个学生突然发现某个西餐店门口写着three eggs, beef steak只要7.4美元,然后就一个个嚷嚷着要去吃西餐。西餐就西餐吧,反正没有超预算。

8个人浩浩荡荡进了参观,坐定。服务员上来问are you ready?意思是你点好了么?结果一个学生激动的不得了,说:yeah,然后服务员问all of you? 然后那个学生接着再yeah! 结果我们连菜单都没打开呢,结果就被迫点单。没得说了,只好指着玻璃说,就是那个特别便宜的。我们8个人都要那个特别便宜的。

菜点好了,麻烦又来了,这西餐跟中餐不一样,同是egg,做法却变化多端,无照胜有招。所以服务员问:How do you like your eggs …

more ...

iphone V.S. Windows Mobile V.S. Symbian(续)

二、开发技术和语言:

随着iphone SDK的发布,iPhone也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平台。第三方程序也可以在iphone上运行了。目前,给iPhone开发,只能在Mac OS下进行(考虑到国内的Mac占有率,这对国内想下个SDK尝鲜的同志或许是一个严重打击),并且iPhone的开发方式与给Mac OS写应用程序的方式非常类似,Object C,Interface Builder,Cocoa等等与Mac OS下的开发都是大同小异的。这对Mac开发人员过渡到iPhone开发人员来说,非常容易(再次,国内有多少Mac开发人员)。但是SDK的开放程度有限,许多底层的操作SDK并没有提供(例如写输入法,写Driver)。

Windows Mobile的开发也对微软开发人员来说则相当友好(国内的微软开发人员太多了)。Visual Studio,.NET,C#,MFC,耳熟能详。给Windows Mobile写程序与给Windows写程序也类似,因此入口门槛也低。

至于Symbian的开发,一般就两个选择,用Symbian的C++或者用J2ME,J2ME就不提了,其实不是Symbian的独门绝技,其它平台都有,算不得Symbian开发的一部分。但是Symbian原生的C++开发语言却着实难用 …

more ...

iphone V.S. Windows Mobile V.S. Symbian

现在正在美国参加Apple的WWDC(World 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开发者大会,虽然我一直想参加的是微软的MEDC(Mobile Embedded Developer Conference)。但是无奈06年参加MEDC申请签证的时候被拒签,而这次由于是因公护照,签证官几乎什么都没问就pass了。第一次美国之旅,就献给了Apple。见到了Bill Gates的难兄难弟Steve Jobs,见证了3G iphone的发布,还听了很多Session,吃了很多难吃的美国菜。收受了apple的这么多“好处”,不写点东西实在对不起美国人民和苹果公司的一片苦心。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文章。

不得不承认,Apple的演讲非常精彩,PPT(应该不是用的PowerPoint,但是说习惯了)做的极为精致,很能煽动人,Steve Jobs两个小时的key notes演讲就像做梦一样,自己不断的跟着周围的人群欢呼、大笑、鼓掌、吹流氓哨。只有一个词:Fantastic。或许Bill Gates在MEDC上的Key notes也很精彩,但是我不知道,要怪就怪那个大光头拒绝我的签证吧。

写下这个题目,就知道肯定是要挨骂滴 …

more ...

连载6:从学生到教师

  • 嵌入式
  • 程序员
  • 软件

“林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初次登上讲台<?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虽然我076月才正式到学院工作,但是初次登上学院的讲台却是在三年前。记得是在04年夏天吧。微软与同济大学联合成立了移动与嵌入式中心,并且希望资助我们学院开设Windows Embedded系列课程。但是Windows Embedded的课程老师很难找,因为整个国内的Windows Embedded都刚刚处于起步阶段。而恰巧我在做的汽车学院的项目用到了Windows CE项目,所以万老师希望我能够把这门课程开设起来。

049月刚开学,万老师就让我到嘉定校区,跟我商量上Windows CE …

more ...

连载5:从学生到教师

  • 嵌入式
  • 程序员
  • 软件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读书、毕业与就业<?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短暂的两年在软院的学习时间很快就结束了。046月,首届软件学院毕业典礼在沪西的会议中心隆重举行,学院邀请了所有毕业生的家长一起出席。从万老师的报告中我们得知,首届毕业生取得了就业率100%的成绩,并且平均月薪比其它专业要高出很多。周兴铭院士为我们每个人颁发了学位证书并且合影留念,这后来也成了我们毕业典礼的传统。

我们毕业之后,软件学院也从沪西校区搬到了嘉定校区。天佑楼,这座曾经见证了软件学院初期创业艰难困苦并逐步走向辉煌的建筑,也被挪作它用了。没有了软院学子的彻夜挑灯陪伴,你是否会觉得茕茕孑立呢?如果今天你到位于真南路的同济沪西校区去,依然可以看到天佑楼下矗立的“同济大学软件学院”牌碑。或许只有她,还在默默向来往的人群,讲述当年她所见证的,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幕无法被时间抹去的回忆。

毕业后,我作为保送直读的研究生,选择了继续深造。由于当年软件学院还无法接受工学硕士保送,我们一届七个人 …

more ...

连载4:从学生到教师

  • 嵌入式
  • 软件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实习、走向社会与第一个项目<?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实习是我们接触社会的第一扇窗户,现在学院已经有完善的实习办公室,并且与各企业建立了实习基地,同学们的实习衣食无忧,不可谓不厚道,现在一起看看我们当年的情况。2003年,我们刚刚进入学院学习了不到一年,就有公司来学院招实习生了,那时候的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自信心问题,因为没有前面的参考,我们不知道自己走出去后可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有多少。只能自己摸索。

第一个到学院来招实习生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科投同济。公司没名气,又没实习薪水,改到今天,估计一个人都招不到。但是在当年,却吸引了我们班一多半的同学投了简历。后来万老师说我们太自降身价(其实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价)了,阻止我们继续投简历,否则估计很有可能会成为全民运动,所有同学都会投那家公司。后来学院招实习生的也多是一些中小公司,例如复旦金仕达,普元软件等,五百强公司少之又少。破屋偏逢连夜雨 …

more ...

连载3:从学生到教师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紧张的学习生涯

2002 8月,软件学院第一批学生正式上课了。最初的前半个月,每天都一直在上C语言,给我们上课的是计算机系的一个博士,叫马云龙。只记得他给我们布置过三个作业,一个是写一个表达式求值的程序,另外一个是写一个文件分割合并器,还有一个是写一个小型的数据库。那个时候,虽然机房不能上网,但每个晚上机房人都是满满的。大家都是转专业过来的学生,一群杂牌部队,虽然底子不行,但是干劲十足(看看现在我们的机房经常门可罗雀,哎……)。尽管如此,第一个表达式求值程序就把我们所有人都难住了。学过数据结构的同学不要笑,不就是两个栈么,一个放操作符,一个放操作数。可是那时候的我们,谁知道栈是什么啊?那个时候在机房上机,经常能听到“两个栈”,“两个栈”的讨论声。后来唐建锋老师毕业后风尘仆仆来到上海,到学院工作了,他也加入了“两个栈”的讨论中。

后来万老师看我们实在顶不住了,怕我们不堪重负,重压之下会有人产生轻生的念头(记得有女同学还偷偷的在机房角落里面哭鼻子。不过后来这个同学毕业去了北京 …

more ...

连载2:从学生到教师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与软院的初次接触

第一次听说学校要成立软件学院,是02年时在一年一度的微软校园行演讲会上。听演讲的时候给听众发了一张16开的小宣传页,说要从大二学生中招收转专业学生,成立软件学院,并且对软件学院的未来做了高屋建瓴的介绍——采用国外先进英文教材,讲授与企业零距离的实用课程……读完之后,我立刻觉得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归宿。自那天起,我就到处打听软件学院的消息,终于在本部的和平楼(校庆的时候拆了)二楼找到一间小办公室,门口挂着牌子——“同济大学软件学院(筹)”。

推门进去,我们的小冯老师接待了我。从小冯老师的口中,我知道了软件学院将来会在沪西校区;如果要转到软件学院,需要进行转专业考试,要考计算机综合(包括C语言,计算机英语等)和高等数学B;几天之后要举行转专业咨询会等等……记得在后来转专业咨询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万老师,记得万老师给我们进行了激情四射的演讲,所有参加咨询会的人都心潮澎湃。

转专业报名的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是电脑上有一个报名软件,输入学号,可以把其它一切信息都自动填上,还会把你的平均绩点也列出来,如果平均绩点大于当年规定的转专业最低2 …

more ...